• 热门诗词搜索:古诗 诗词 散文 情书 古诗词
    •  as  xxx
    • 三国全集:隐士不能光嚷嚷
    • 诗词发布时间:2019-09-09 12:34 | 诗词作者:诗词网 | 诗词来源: | 诗词浏览:1200 次
    • 而在他这些幸存下来的作品中,有一首小词的风格却与众不同,是以小女子的口吻吟唱恋情,回环往复,一咏三叹,情深韵美, 经典国学网:,忧伤动人,这就是著名的《长相思》:

      所以,这帮家伙看似隐居得很专业,实际上动机都相当不纯:有的老觉得怀才不遇而苦逼地躲起来,有的是看啥啥不顺眼而无奈地离开,有的是被折腾得没脾气而找了个借口,而有的则是以此为跳板来曲线求官……真叫一个五花八门、各隐所需。

      吴山青,越山青。两岸青山相送迎,谁知离别情?

      众芳摇落独暄妍,占尽风情向小园;


      隐士”这帮人,应该说自古以来就是中国传统文化中一个十分独特的现象。他们通常看起来都自命清高、懒得与俗世为伍,淡泊名利、不屑于趋炎附势,与世无争、讨厌世道的物欲横流……俨然一副清新脱俗、超然物外的样子。

      就连平日所写的诗词作品,也是写完看过就扔,毫不珍惜。有人劝他收录下来传于后世,他说我连今世都不想因诗出名,何况后世。幸亏有好事者暗中收集整理,才有300余篇诗词流传下来。

      君泪盈,妾泪盈。罗带同心结未成,江头潮已平。

      林逋这个人,据《宋史·隐逸传》的记载,他“恬淡好古,弗趋荣利”,而且才华过人,少年时就是一个满腹锦绣的才子。可才子就是不喜欢做官,也不愿意做官,曾经游走于江淮都市一带,后来回到杭州,在西湖的孤山结庐,养养白鹤,种种梅花,靠卖点梅花、梅子换取一些生活必须的柴油米醋、粗布麻衣什么的,而且也不娶妻生子,“二十年足不及城市”。

      霜禽欲下先偷眼,粉蝶如知合断魂;

      莫非矢志不仕、终身不娶的林逋,也有过铭心刻骨的爱情?这一点,尽管宋朝的正史和野史均无记载,但从盗墓贼在林逋墓中找到的一方端砚和一支玉簪来看,我们有理由相信,林逋在写这首凄美忧伤的《长相思》时,或许真不是简单的“闲情一赋”,而是内心深处埋藏着一段“罗带同心结未成”无奈恋情。那些刻骨的以往,或许已经渐渐模糊,但始终无法忘记,以至于将一生的时光,都寄托于孤山的寒梅与群鹤中,以此来决绝凡尘的纠缠和无谓的痴守。一支玉簪,一阙清词,足以慰藉一生。

      虽然说真正意义上能名如其人、人如其名的很少,但林逋却基本做到了。因为“逋”字念,意为逃亡。

      幸有微吟可相狎,不须檀板共金尊。

      这首诗虽然写的是梅花特有的姿态和品性,但仔细想想,这又何尝不是暗合了他自己孤高幽逸和淡泊自适的性格。而其中的“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一句,更堪称清丽幽寂,虽非原创, 幸福终点站观后感:,但仅仅只是两个字的改动,却起到了点石成金的效果,神韵突显。

      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

      至于如雷贯耳的晋代大红人陶渊明大叔,更是做了二十多年的小官,时仕时隐、隐隐仕仕之后,碰到政治暴发户同僚,看啥也不惯的毛病又犯了才辞官回乡的,临走时还甩下一句让后人听起来十分有节气的狠话:“我岂能为五斗米向乡里小儿折腰”,其实,陶大叔在隐士圈的名气,倒不如说是因为他的《归去来辞》和“结庐在人境,而无车马喧。问君何能尔?心远地自偏。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来得太有名了。

      的确,隐士的心思我们真的不懂。但我们知道,一旦不顺就嚷嚷着要归隐、一有机会就拼命往前冲的文人,一定不是真隐士。而当有一天,你的内心修持好了的时候,其实隐居就是把终南山装进心里,而不是躲进终南山去。

      但仔细想想,却并不都是这么回事。比如,喜欢睡到自然醒的孔明老师,躬耕南阳只不过是在假装而已,其目的是待价而沽而已;在终南山里写下了“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的王摩诘帅哥,看似十分淡定,清汤挂面似的,其实是想找机会到洛阳向宰相张九龄自荐,还说了一句让人听着都脸红的话“贱子跪自陈:可为帐下不?”, 回到现实:,看来淡定有时候是因为脸皮厚了;而点儿比较背的孟浩然才子,也是在科考不中后又屡次关键时候掉链子而失去了做官的机会,才回到襄阳把酒话桑麻的。

      闲下来的时候,林逋就读书作诗,与梅花、白鹤相依为命、形影不离,“调鹤种梅如性命”,世人戏称为“梅妻鹤子”。而且,林逋的书法和诗词造诣极高,尤其擅长咏梅诗,其《山园小梅》就被后人赞誉为“咏梅之绝唱”:

      林逋的生活虽然与世无争,但却不是与世隔绝。与他交往的不仅有邻里周围的小文人,也有像范仲淹、欧阳修、梅尧臣这样的大才子。对这些人,林逋都一视同仁,从不厚此薄彼,也不愤世嫉俗,更不为外界的干扰所左右,一如既往地过着自己清苦闲适的简单日子,生活乐无边。

      有一个人,还真就没有那么多的俗事和杂务, 地藏经文:,与上面这些大咖相比,他显然过的是一种更加朴素的“远离俗世”的日子。他,就是宋代的林逋。

    • 相关诗词内容
    • 2010-2019 古诗词 版权所有 琼ICP备130963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