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热门诗词搜索:古诗 诗词 散文 情书 古诗词
    •  as  xxx
    • 秘密的事: 【原创】 胡侃“文人相轻”
    • 诗词发布时间:2019-09-10 08:52 | 诗词作者:诗词网 | 诗词来源: | 诗词浏览:1200 次
    •   于是这类“和事老”批评家,对鲁迅与一些文人间发生的笔墨“争斗”,一概不分是非地用“文人相轻”而予以讥诮,“文人好相轻,与女子互相评头品足相同……”;对“骂人的”与“对骂的”,则用一张抹布将他们统统涂抹成“丑角”,将之归为“私骂”,并以公允的语气唉叹:“一个时代的代表作,结起账来若只是这些精巧的对骂,这文坛,未免太可怜了。”




      这个就牵涉到了李贺父亲的名讳问题(古代人还特别热衷此道,当是人身尊卑观念在生活的一种重要的支点)。因为李贺老子叫晋肃,“晋”和进士的“进”同音,李贺就必须要回避这种名讳。所以曾经受到李贺言语羞辱的元稹,就趁机借这个名讳问题大做文章,你李贺嘲笑我没能考上进士,那么好吧,我也要让你尝到没能考上进士的苦滋味,甚至叫你连考进士的准考证也没有拿到,看你还牛皮哄哄给谁看?悲剧啊。
      2、鲁迅七论“文人相轻”



      2)文人相轻的,大多是熟悉的人。


      大致意思就是--指文人之间互相看不起。 骨子里看不起那种。。。呵呵。。。


      总之,基本上属于政 *客的元稹,后来就抓住李贺父亲名 讳的问题,卡住了李贺参加进士考试的资格,也就是连准考证也不发给李贺,因为古代避 讳的风俗正好套用在才高八斗的李贺身上,也正是这些陋俗让李贺失去了人生发展的锦绣前程,郁闷啊,原本就体弱多病、焦思苦吟的李贺,再加上妻子病亡的感伤,也只能郁闷地于27岁时英年早逝了。




      据说元稹曾经很想结交名满天下的“诗 鬼”李贺(著名诗句“天若有情天亦老”的原作者),可年少轻狂的李贺却不大喜欢结交权 宦以求显仕的“藤类动物”元稹,甚至连见他的欲望都没有,还说什么一个连进士都没有考上只会投机取巧的人见他干嘛,这不羞 杀俺吗?元稹受到了此等侮辱,简直是杀 人的心都有了,你李贺又有什么了不起,敬酒不吃吃罚酒,那大家就走着瞧吧,看谁玩死谁?
      抑或是--
      而当我们和一个人足够熟悉的时候,不管他是个名人,还是普通人,我都一定会看到他的缺点,这些缺点,会让我对他产生厌烦,甚至是彼此相看两生厌。
      你不服?那又怎样!拿笔写死我? 
        其实两者表述的观点并不矛盾,强调的都是文艺评论要讲真话。而文艺评论的所谓“真话”不同于新闻报道或非虚构文学中的“真话”,后者表现为事实真相的揭示,前者则表现为对批评对象的艺术判断和分析,因此强调要“理性”,要从作品实际出发,据“理”求真。而这“理”涉及艺术观念、艺术感觉、价值观等等,因此对同样一部作品,有时会产生截然相反的评判也不奇怪。我们不能简单地说一方是讲真话,另一方是讲假话,关键在于你所作出的判断是否是发自内心,是否遵从了自己的艺术感觉、艺术良知,而作出的独立评判。

      既然无法比较,我可以说我比你写得好,那我当然也可以轻视一下你,是吧。
        读毕鲁迅七论“文人相轻”,最大的感受是当下某些“和事老”作家也好,批评家也好,他们对待批评的态度并不“新鲜”。只是他们恐怕连当年的“和事老”还不如,当年的“和事老”公开写出文章来“和稀泥”、亮观点;今天的“和事老”往往在背后用恶语表示愤恨或用非学术的手段干扰正常学术讨论的进行。“和事老”表面如古时候县太爷遇路人争斗,各打五十大板,以示公正,但他们骨子里是有着自己的好恶的,只是当年的“和事老”左右自己好恶的大多为理念、学派;今天“和事老”的好恶则往往纠结着个人的利害关系。



      目前在中国学术、文化界,“文人相轻”现象还大量存在,许多学者往往都各以自己之所长,相轻他人之所短(甚至他人之所长),有时达到了很不像话的人身攻击和互相漫骂的程度(特别是在网络上),完全超越了正常学术批评的范围,形成了非常不好的学术、文化发展氛围,对我国学术的繁荣和文化的发展造成了危害。如果学者们能够自觉地加强修养,使自己具备较高的思想境界,通过相互理解、包容和尊重,通过健康的学术批评,来减少或消除“文人相轻”现象,就会为我国的学术、文化的大发展大繁荣创造出更好的社会环境和条件。


        一个成熟的优秀批评家,在讲真话的背后当然应该有系统的理性的价值评判标准做支撑。现在的问题倒不是缺乏评判标准的建构,那些“学院派”的批评家们,即使称不上“学富五车”,也满肚子国故典籍、中外文论,对一部作品的“好”“坏”“是”“非”是不难辨别的,但由于某种“障碍”, 七夕的诗词:,他们常常把“坏”说成“好”,把“非”说成“是”,乃至违心地把“地沟油”、“三聚氰胺”包装成“绿色食品”。因而当下强调讲真话反倒成了成为有诚信的批评家的最低门槛。
      1)二流的文人才会相轻。
        这感触来自于《文学报·新批评》一周年座谈会上专家们的发言:有人说当一个批评家很容易,只要你敢说两句真话,就是一个小小的批评家;如果你敢于持续不断地说真话,那你就可能成为一个大大的批评家。此言一出,马上有人作校正,说当一个批评家是很难的,因为你不仅要有勇气说真话,而且要说有理有据的真话。
      那么,究竟发生什么龌龊事了呢?

      【按】部分事例辑录于网络。著作权归原作者。 果然,李贺这个不知好歹的破落李唐宗室子弟,后来也为这吃尽了苦头,被恼羞成怒的元稹玩得团团转,照样也是中不了进士,甚至连考进士的资格都没有,心苦过黄连,为自己的失言付出了沉重的代价,做人不能太锋芒毕露也。
        鲁迅曾写过七篇杂文论“文人相轻”。以往读鲁迅杂文时没太在意,近日因一些感触又翻开重读了一遍。用一句套话,真是“获益匪浅”。
      都德和屠格涅夫是好朋友,屠格涅夫在巴黎期间,两人经常在一起交流心得、切磋文艺。但是屠格涅夫去世之后,都德无意间看到了屠格涅夫对自己的评价,屠格涅夫说都德是全行业中最低能的一个,这差点把都德惊成痴呆了。
      文人相轻,是曹丕说的,他说,“文人相轻,自古而然”。那么问题来了,文人为什么相轻呢?


      因为与对方足够熟悉,我们也会看到他盛名之下的一些俗世气息,这种俗世气息一定会有,或多或少而已。这种俗世气息只要被我看到,接下来十有八九便是相轻了。

      而为了这件事,当时还算爱才又好 斗的 中唐 文坛宗师韩愈,由此还特意写了《讳辩》为李贺喊冤叫屈,极力声援。不过即使是韩愈亲自出马为李贺讲情,也没有人给老韩尝个脸,做个顺水人情,老韩的这篇美文倒是收入了大名鼎鼎的《古文观止》,出足了风头,却没能给李贺争来了进士考试的准考证,原来这死规则固然也能让活人活活憋死,由此可见陋俗对古往今来的人之强大影响力,呜呼哀哉! 


      3)文人相轻,还因为文无第一
      试想,假如德都和屠格涅夫这两位大文豪,一个在法国,一个在俄国, 朝奏夕召:,而从来没有过交往的话,屠格涅夫断然说不出这样的话的。
      一是因不了解、不熟悉他人的研究而产生的相轻。每一个文人都最了解、最熟悉自己的学问(包括研究方法和研究内容),对他人的学问往往不很了解、不很熟悉(许多情况下也没有时间或没有意愿了解或熟悉他人的学问),因而对他人学问的原创性、艺术性、贡献度并不很清楚,所以,就容易轻视他人的学问。特别是已经有了较高的学术地位、较大知名度的学者,更是觉得自己的学问肯定比他人(特别是无名之辈)的学问高明,更难以承认他人学问的优秀。


      比如王安石和苏东坡,王安石变法的时候,苏东坡是反对派,苏东坡因“乌台诗案”落难的时候,王安石出手相救,不然苏东坡就不是被贬,而很有可能要死了。





      文人之所以相轻,因为谁的文章好,谁的文采高,通常是无法比较的。能说李白的文章一定好过杜甫吗?当然不能!
      三是因人性的嫉妒、生存的竞争而产生的相轻。由于人性的嫉妒和文人之间存在的生存竞争,许多文人都想自己成名、成大名,同时不想让他人成名或至少不想让他人成就与自己一样的名气。已经成名的、拥有较高学术地位的学者,是社会利益的既得者,会努力维护自己的尊贵地位和名声,不想让他人与自己齐名或超过自己的名气,心里绝不乐意承认他人比自己强、比自己智慧、比自己伟大。有时会不惜采取不正当手段“后来者”,有的甚至用卑劣的方法陷害或迫害与自己有竞争关系的文人。
      对于不熟悉的人, 史记越王勾践世家:,尤其是名人,我们能看到的,或者说他向外展示的,都是非常好的一面,渐渐地,在我们眼里,他成为了一个完美的人。这种完美不是人,而是一种人设,这种人设发展到极致,是会被完美绑架的,一旦哪天一个小小失误导致人设坍塌,后果不堪设想。
      二是因不认可、不认同他人的研究而产生的相轻。许多文人往往都只认同、认可自己的学问(无论从研究方法还是从研究内容上都是如此),高看自己学问的意义,因而更重视自己的学问,轻视他人的学问。比如,在哲学研究上,学院派学者(像黑格尔等),就看不起非学院派哲学家(像叔本华等)的学问,认为他们写的著作都是通俗读物;非学院派哲学家也看不起学院派哲学家的学问,认为他们喜欢用生造的晦涩的概念构筑并不存在的理论体系,故意把简洁的道理说得复杂难懂,以显得自己有学问。再如,我国一些研究型大学的教授就不认可甚至非常反感中央党校学者的学问,认为他们的研究内容(对党和国家政策的解读和阐释)不是学问而是宣传。其实,解读和阐释党和国家政策也是学问,对动员群众、促进国家发展作用很大,而并不只是研究康德才算学问。

        克服中国批评“沉重肉身”(人情世故)的路径,不妨从鲁迅先生那里吸收一点精神资源,唤醒当代文人能“有是非,有爱憎”。能像鲁迅说的,“见所是和所爱的,他就拥抱,遇见所非和所憎的,他就反拨”。如果你还自认为是一个文人,却“从圣贤一直敬到骗子屠夫,从美人香草一直爱到麻疯病菌”,是不是也太可怜而又可悲了? 

      曹丕这哥们,作为一个文人,最有名的一件事,就是逼着他的弟弟曹植在七步之内作出一首饱含兄弟情却又不能直接出现兄弟两个字的诗,不然就翻脸不认人,好在这事难不倒才高八斗的曹子建,诗作完了,“本是同根生”的两兄弟终于在抱头痛哭中顿悟不该“相煎何太急”。
      比如说李白和杜甫这对好基友,他们对对方除了爱还是爱。



      1、据传李贺就栽倒在“文人 相轻”的定律上。
      文人相轻,自古而然。傅毅之于班固,伯仲之间。。。
      文人相轻,出自·曹丕《典论·论文》
      比如说白居易和元稹,他们对对方的遭遇感同身受,他们在听到对方遭受不公正待遇时的心情,一个是“垂死病中惊坐起”,一个是“枕上忽惊起”,内心都充满了惊讶和难过。
      其实不仅文人,其他任何人都会至少有一点点厌烦熟悉的人。
      这差一点点的胸怀,也阻碍了二流变成一流。换句话说,一流的文人,是不会对其他人相轻的。
      不管是作为文人,还是作为武将,又或者作为皇帝,曹丕都只是个二流角色,二流通常在天赋上会比一流差一点点,在胸怀上也会比一流差一点点,文人如果相轻的话, 志存高远的意思:,通常是那差一点点的胸怀在作祟。
      3、原因


        那么制约批评家讲真话的“障碍”在哪里呢?郜元宝先生将其概括为中国式的“人情世故”。这类最懂“人情世故”的批评家,就是鲁迅在《再论“文人相轻”》中所讥刺的“和事老”式的评论家,他们“无论遇见谁”,都“赶紧打拱作揖,让坐献茶,连称‘久仰久仰’……”鲁迅说:“这自然也许未必全无好处,但做文人做到这地步,不是很有些近乎婊子了么?”

    • 相关诗词内容
    • 2010-2019 古诗词 版权所有 琼ICP备130963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