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热门诗词搜索:古诗 诗词 散文 情书 古诗词
    •  as  xxx
    • 边塞的古诗: 【原创】 戏评擂台诸评委并拙作《雨巷》二首求砸
    • 诗词发布时间:2019-07-30 06:30 | 诗词作者:诗词网 | 诗词来源: | 诗词浏览:1200 次
    • 最后,贴上弃之参赛作品和参不了赛作品求砸
      二、非参赛作品:七律·雨巷
      首先个人觉得作为一个评委必须具备以下几点:


      不是霓花书影落,疑能一路到家乡。

      5、我最想不通的评委
      一、责任心。既然作为评委,按自己的理解对参赛作品做出评语,按相关规定给分或不给分,给多少分,这即是你的权利,更是你应负的责任和义务。
                        ——马
      在某一首本不该得分,因其将整个擂台赛的诗友作为讽刺对象的诗作里。有几个评委不顾争议所在,不说原因原故,或仅凭一己之好便相继给分,由此引发了一场议论!弃之一开始也参与其中,后来觉得不可能争出什么结果来,便离开了。而后一些开始据理力争的诗友,也感无力抗拒诸位评委的一意孤行,大部分也走了。倒是作为评委之一的孙山外孙先生始终坚持不退的和其他评委争到了最后!
      原因:
      丝丝玉线写篱墙,曲曲沉沉寂寞长。

      颗颗清珠檐角泪,嗒嗒怨语客魂伤。

      原因:
                          ——烟雨楼台先生
      原因:
      四、一定水准的诗词解读能力和评定能力。
                        ——陈迪
                     ——华夏戎狄

      10、我觉得最不可思议的评委        
      五、我也想不出了,就这么着吧!

                           ——孙山外孙
      原因:
      “我的分数是给中间两联的”
      原因:
      一、参赛作品:七律·雨巷
      在评诗过程中看了一些有谁知先生的评语,感觉基本和我一致。但是在上述争议作品中,有谁知先生也做出了和马先生类似的言论。而在讽刺参赛诗友的作品中,大家争论的是讽刺的对象该不该被讽刺,而有谁知先生却一直在纠结诗词能不能讽刺!这两点至今让我想不通!
      在此谢谢三花先生的认可和五色梅先生的收藏!
      7、我遇到的最直接的评委

      隐约砖楼还识客,却无燕语响窗台。

      羁人瑟瑟行深弄,青石幽幽向远方。
                   ——有谁知
      感觉都没有,你让我说原因?我说个头啊我!
      在某一首争议作品里,马先生说了一句叫我不敢置信,甚至当场勃然大怒直接把作者骂了一顿(后来始知错怪了作者),却至今也想不明白的话!他说“首先称道,确实好诗”,而后洋洋洒洒一堆话语, 姓彭的名人:,归结起来四个字“我读不懂”!那一瞬间我的整个诗词理念几乎崩碎了,若是读不懂就是好诗,那我这将近二十年的诗路岂不白爬了么?学什么格律,管什么语境意境的,只要写得别人看不懂不就好了呀!而后在回诗友的评论里,马先生再出惊人之语“需要作者自己来说”,真把我雷得外焦里嫩,当场为李杜等古今大家表示庆幸,同时也为义山先生感到担忧。而在讽刺参赛诗友的作品中他说了句“既不能被作品绑架,又不能被道德绑架。”,也遭到了其他评委和诗友吐槽!不过这句其实我是挺理解的,原意应该是“不被作者主观绑架,也不被读者道德绑架。”只是不知道为什么说出来却变成那样了!
             在讽刺参赛诗友的作品里, 现代易容术:,华夏戎狄先生明确表示“ 1儒家,过去地位自不待言,如今不过是百家之一。对其思想,惟有扬弃而已。所谓“诗教”,正是儒家重要的文艺理论之一,是否遵从以为52选诗的标准,无疑属于评委的自由裁量权。2我是最烦诗教。(没意见)3此诗末尾,讽刺人而已。可不可以?当然可以。(有意见!不是什么人都可以么?比如对盲人子叫瞎子!朝着瘸子喊掰脚!)得不得罪人?当然得罪人。作者文责自负。4一首讽刺诗,该给多少分,我是只看“艺术性”,也就是写得好不好(额!最最大的有意见!写得宇宙第一,艺术性满分,李杜自愧不如。但内容讽刺抗战烈士傻,救火英雄笨, 山川萧条极边土:,缉毒警察蠢!要给分么?)。至于“思想性”,见仁见智。正着说,是反对“无病呻吟”;反着说,是显露“文人相轻”,再吵也吵不出结果来。5此诗最终排名如何,对52、对擂台赛,都不应该有什么消极影响。(如果此诗夺冠,那不单对擂台、对52、对整个网络诗界都必将会是一种可怕的消极影响。毕竟52已经不是十年前那个刚创办,没啥影响力的小网站了。)曹操之于陈琳、武则天之于骆宾王,都是一笑了之。52诸诗友,亦当有此雅量。谁要是恼了,那可真是“穷酸客”了。6【笑他郁郁穷酸客,空对春光赋晚秋】,我不太满意,因为写得还不够“狠”。要是“正话反说”,以好字眼儿的换掉“穷酸客”,估计效果会更好。以上仅供参考。”


      就只是想知道,是不是曾经纵议院里那位驿边梅!
      原因:
      先声明,弃之那个取向正常,不是那个啥。不过人吗,总有些虚荣心!骤然看到有个评委说同意我的观点,那瞬间说不想亲他一口以示感激,那是自欺欺人。

      6、最让我惊讶的评委
      三、正确三观。对于违背公序良俗,违背公众认可的善恶美丑的作品,即便文采词赋好过李白加杜甫也要坚决的与以抨斥。
      原因:
      3、我感到最坚持的评委

      收获一收藏——五色梅先生,
      在一首其他评委和诗友共同指出不合格律的作品中,柳风眉月先生不声不响不知缘于何由的给出分数,使我觉得不可思议至极。


      收获一评“很有味道的一首”——三花先生
      以下言语,只是个见。
      以上五条,纯属废话。
                        ——柳风眉月
      2、我觉得最沉默的评委
      原因:
      幽幽小弄忍重来,三月沉云怕惹哀。
      收获零分!
      洛溪游子先生是所有评委中最让弃之佩服的,而佩服的原因在于称职。手机版擂台作品的前10页(算到这里时老板来了,后面的算不下去!),不含同一帖的多次回复和三四条没针对作品的回复。洛溪游子先生共评论了120条,且基本每条都能依照自己的理解详细的,或针对性的指出作品的不足之处。而在这10页里其他评委的评论(基本都集中在几处议论帖中)总和几乎只有他的一半!洛溪游子先生评论用语合礼,或诙谐逗趣,或正经叙说。把自己放在和诗友平等的位置上了来对诗作进行点评,这点尤为难得。有些诗友在点评他人诗作,尤其一些新人诗作时,一副高高在上颐指气使的姿态,让人难以接受。一旦不小心点评错误被驳回,立马恼羞成怒。而洛溪游子先生某一评论评错,被作者驳回,身为评委丝毫不端架子,直接说“不好意思,读太急,读错了”。十分彰显一个诗家应有的风度,一个为文者该有的修养。对此,弃之深感佩服。但是洛溪游子先生在这120首评论过的诗作中几乎不给分数,擂台总给分数也只有21分,排在第五位。因此敬佩虽然敬佩,但可以认定其“吝啬”无疑。
                         ——除了以上几位剩下的都是
      “我基本同意吴弃之先生的观点:“穷酸客”并不可笑,可笑的是“对春赋秋”。前六句太像分点阐述了。不过立意确实别具一格。”
      4、我最想不明白的评委
      原因:
      9、我最想亲一口的评委
      除了几首惹起议论的诗作外,基本很少看到烟雨楼台先生发声评诗。但若有细心诗友一页页翻下去的话,便会在某些无评无藏无分的诗作里,见到烟雨楼台先生留下的“已经读到此处”。这种默默无声的做法弃之虽然不赞同,但也一样佩服其自重于评委二字的态度和认真负责任的精神。
      8、我最想遇到的评委
                                  ——洛溪游子
      额!貌似先生不但是评委,还是站长!没意见!一万个没意见!爱给谁,给谁!您,随意!
      遣落清风除迹去,披垂玉幕阻痴回。
      11、我最没感觉的评委
      红檐拐角曾谁笑,青石墙头复我呆。
                      ——焚琴煮鹤
                      ——驿边梅

              本次赛事,有些评委的行为让弃之心生敬意,深感佩服。而有些评委的做法则叫我大跌眼镜,不敢苟同。作为一个诗词赛事评委,个人觉得有几点是起码要求。闲来无事,说说个人对本届评委的看法。
      1、我认为最吝啬但也最敬佩的评委


      注:清风处参赛时做清珠,我本意指大雨来前稀稀落落的雨珠。后面想到不管大雨还是雨珠,终归都是雨,严格起来说算是合掌了。可惜改不了,便也由他去了。
      原因:
      二、个人修养和风度。在对作品给出评语和分数后,难免有些不同意见的诗友会责问。而诗友们东南西北、各种各样、品德参差不齐,性格好坏不一,自然难免有口出恶言着。但诗友可以骂,作为评委的你不可以骂,因为戴上评委二字,你代表的是主办方,是吾爱。对于以礼相问的诗友,能回答便尽量回答,不能回答你便评别的帖子去。而对口出恶言者,应当予以警告,两次之后若再纠缠不清,可以使用评委权利直接禁言(若评委没这权利,则通知有权利者对骂人者禁言)。前提是他:口出恶言“骂人, 淮南子 人间训:,或使用侮辱性词汇。
      原因:
      关于为什么大多数评委不肯评诗呢?我想了想,有两点,一、没时间。二、怕评错了丢了自己评委的脸面。但其实大可不必,作为一场诗赛的评委,面对上千人的作品,错读错评是在所难免的。毕竟是人不是神,我相信便是让老李老杜来,不定也会有评错时。

    • 相关诗词内容
    • 2010-2019 古诗词 版权所有 琼ICP备130963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