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热门诗词搜索:古诗 诗词 散文 情书 古诗词
    •  as  xxx
    • 南宋董昭:而又没有委屈自己的感受
    • 诗词发布时间:2019-07-25 07:28 | 诗词作者:诗词网 | 诗词来源: | 诗词浏览:1200 次
    • 从以上三首词来看,毛熙震写词时喜欢关注的对象总是女性,而且是室内又美丽又聪慧又多情的女性。应该说,这一点无可厚非(谁会喜欢又丑陋又弱智又冷淡的女人呢),但也不值得心生敬佩(不必敬仰地看着他说:“你竟然喜欢又漂亮又聪明又多情的姑娘,真伟大。”然后双手奉上自己的佩服书和感谢信),毛熙震令人敬佩的地方是,他能让读者觉得,同样的描写对象,例如室内又美丽又聪慧又多情的女性,他能写出千种风姿,万般情致,让人随着他同端详、同品味、同欢喜、同怜惜,不论这个女性在《清平乐》(春光欲暮)中独守空闺而愁看玉炉香微,还是在《何满子》(寂寞芳菲暗度)中沉溺于前欢旧爱而不能自拔,或者在《菩萨蛮》(梨花满地飘香雪)中因为爱人久无音信后看着满地无奈的梨花而心灰意冷。也许和毛熙震的这个才能有关,宋周密《齐东野语》云:“蜀人毛熙震集止二十余调,中多新警而不儇薄。”(引见《古今词话·词评》卷上)李冰若《栩庄漫记》云:“毛熙震词……其词浓丽处似学飞卿,然亦有清淡者,要当在毛文锡上,欧阳炯、牛松卿间耳。”姜方锬《蜀词人评传》云:“熙震词,含义蕴藉,缀句清新,非陈腐直率者可比。”通过以上分析知,毛熙震得此好评,绝非侥幸,而是有切实的实绩为证据的。


      独处的佳人是苦难的,苦难的佳人为了减轻自己的苦难,当然会在环境布置上做点文章。楼以玉楼为宜,屏以画屏为宜,枕以山枕为宜,当然最后少不了兽形香炉以及随时散发着迷人味道的香料。这是古代女子甚至今日女子闺房布置的常规。但是这个常规也有被打破、被忽略、至少是被轻度忽略的时候。打破、忽略,还是轻度忽略?取决于佳人心境变化的瞬时状态。能够孜孜不倦地布置和打理,说明心情恬淡。能够看着香料节节成灰,将要燃尽,然后去添加香料,说明有所寄托,香成灰而心不灰。


      五代后蜀·毛熙震

        《蜀词人评传》,姜方锬编,成都古籍书店,19848月第1版(据成都协美公司1934年铅印本影印),第125页。

        《李冰若栩庄漫记笺注》,李庆苏、李庆淦编著,中国文联出版社,20098月第1版,第125页。

      菩萨蛮

      思念是一种依赖,思念是一种关怀,思念是一种馨香的悠悠传播。内心世界充满馨香的人儿,尤其是内心世界充满馨香的美人儿,总是怀着一颗敏感的心、慈爱的心、柔情似水的心体验外部世界的一山一水、一草一木,于是,她的所有感官都水性十足、灵动异常,具有水的清澈、水的粘度、水的滋育万物的特质,让世界上所有死沉沉、干巴巴的纯物质性的东西都闪耀着理性的色泽,焕发出灵性的光辉。毛熙震这首《菩萨蛮》(梨花满地飘香雪)中的女主人公就是这样的女性形象。你看她对梨花与雪花的联想,高楼与静夜的比照,多么地宅心仁厚,而又没有委屈自己的感受。一个心灵被寂寞撕扯的女性,观察外界的眼睛肯定满含着阴郁,倾听世界的耳朵肯定倾向于接收容易引发人忧伤联想的细微声响,但也不会愁云四起,恶兆频现,因为她毕竟有一颗仁厚的心灵。

             一旦相思的潮水汹涌而来、淹没一切的时候,佳人的眼前可能会幻化出那个她深爱的男子的影子, 知音行天下:,这时候整个世界将从她的眼前和心中慢慢褪色和退去,留下的,只能是那个男子的迷人身姿或者引出和象征这个男子迷人身姿的某个物象。“行云山外归”的“行云”就是这样的物象。他从远方飘了回来,他从山外飘了回来,缓缓地靠近了自己的屋宇,靠近了自己的窗前,靠近了自己。不用说,这是一个幻觉,一个想象,一个白日梦。最后的结局肯定是,行云永远在天上行,男子永远在外边荡,思念永远在心头苦。毛熙震这首《菩萨蛮》的主旨真如第一句“梨花满地飘香雪”所隐喻的那样,独守闺房的佳人的心灵永远是那么湿漉漉、香喷喷、空荡荡,一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净似的空虚。

      《全唐五代词》(全2册),曾昭岷、曹济平、王兆鹏、刘尊明编撰,中华书局, 最爱的人最痛的伤:,199912月第1版,正编卷3,第593页。

      梨花满地飘香雪,高楼夜静风筝咽。斜月照帘帏,忆君和梦稀。  小窗灯影背,燕语惊愁态。屏掩断香飞,行云山外归。

             于是,梨花之白让她想到了雪花,但她没有赋予梨花以雪花的冰冷,而赋予雪花以梨花的芳香。梨花悠悠地飞扬,一如雪花纷纷的飘洒,让洁白和芬芳飘向大地、飘向草木、飘向屋宇和人家。这样的意境是不是有点如幻如梦,仿佛仙界一般?可是仙界里的佳人不是珍珠水晶,不会餐风饮露,而是凡身肉胎,有着世俗人的饥渴欲望和对外界刺激的应激性。清冷的月华穿过云层、树枝和窗棂,斜斜地照进闺房里的帷幔,落在佳人的脸上、手上和身上, 老三国演义全集:,让佳人的内心更添孤苦和相思。这是梦醒之后的感觉。如果是梦中,肯定是别一番景象。由于日有所思、夜有所梦的原因,日日忆君、时时忆君的佳人,肯定在梦中见到了她那个朝思暮想的君。于是,情景一定象刚才所写的仙界一样新天新地,梨花香,雪花白,高楼美,夜晚静,两个人卿卿我我,情意绵绵。可是,两人如此这般相聚相爱的“和梦”太少了,至少就佳人的感觉而言,是太少了,更多的时候,佳人都是孤独自饮,忧伤自尝……

      《唐五代词纪事会评》,史双元编著,黄山书社,199512月第1版,第889页。

            陈廷焯《词则·别调集》卷一评此词曰:“幽艳得飞卿之意。”俞陛云《五代词选释》评此词曰:“《菩萨蛮》词宜以风华之笔,运幽丽之思,此作颇似飞卿。‘香断’、‘云归’句尤为俊逸。”李冰若《栩庄漫记》评此词曰:“凄清怨抑。”这些评价应当是十分中肯的,以下是笔者浅显的阐释。

       《唐五代词纪事会评》,史双元编著,黄山书社,199512月第1版,第884页。

      《李冰若栩庄漫记笺注》,李庆苏、李庆淦编著,中国文联出版社,20098月第1版,第128页。

      处于孤独、寂寞中的佳人有着无比脆弱而敏感的心灵,此心灵会随着每一个物象的黯淡色泽而染上黯淡,会随着每一个细微声响的叩击而留下印痕。小窗的灯影和燕子的啼叫就有这样的效果。两人共聚灯下而窃窃私语,能给人以温馨的感受和回忆,一人守灯发呆而暗自心伤,能让人回忆过去的温馨而更觉眼下的凄凉。现在就只有一个人,就只有一个人守着窗、守着灯,所以倍感灯影之背、灯影之暗。燕子的单与双、栖与飞,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人不孤单,人能成双。两人相拥相爱的时候,燕子的一举一动都能让人的内心情意绵绵、爱意腾腾,让燕子的影子也沐浴在爱的光辉中。反之,当人茕茕孑立、形影相吊的时候,任凭燕子怎么成双成对,怎么情话呢喃,或者任凭燕子怎么孤单、怎么来与窗下的人儿同病相怜,人的内心深处都能传来悸动,传来心被撕裂的声音,这样,“燕语”就“惊愁态”了, 晏殊的词集:,注意,愁态不会因惊而止,只会愈惊愈愁。

      《唐五代词纪事会评》,史双元编著,黄山书社,199512月第1版,第889页。

    • 相关诗词内容
    • 2010-2019 古诗词 版权所有 琼ICP备130963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