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热门诗词搜索:古诗 诗词 散文 情书 古诗词
    •  as  xxx
    • 梦中人未老:风景在拐弯处
    • 诗词发布时间:2019-09-09 12:35 | 诗词作者:诗词网 | 诗词来源: | 诗词浏览:1200 次


    • “电视剧看多了吧!”老大又插一嘴:“这个你也信?你才是白欢喜呢?(白欢喜是电视上的人名)谁家抱来的不是最小的?”

      那天晚上, 专注与成功:,对着窗外的晚风,我哭了,确切地说,是偷偷地哭了。怕被同伴看见笑话,怕被老板知道解雇。
      我又叮嘱了一句:“中午还早,看一阵书了再休息,就你们这水平,还不如我抱砖的。”老三不服气地说:“你那么厉害,也没考上大学!”

      “爸,抱养的究竟是我姐还是老三?”

      我是九十年代出来的农民工,已是三个孩子的父亲。岁月沧桑,孩子快要高考了,我们都很珍惜现在生活。
      因为老二觉得她是中间的,自信自己不会是抱养的。关于“亲生与抱养”这个问题,孩子们一直没有找到答案。
      “这么好的条件还不好好读书,我那时穷得念不起书,不然你爸现在是北京户口了!”我心底偷笑,这只不过是为了激励她们而强作的托词。
      这个年过得特别开心。每天和大人们混在一起吃喝耍牌,不用写作业,也学会了划拳喝酒。好景不长,一转眼年就完了。
      “您俩太有意思了,刚才晴天霹雳,我还没反映过来怎么回事,又万里无云,一致对外了。”
      媳妇随声附和说:“就是就是,把你惯坏了,有本事你三天别吃。”
      其实,我没有经过高考的恐惧,在离它一步之遥时主动退学了。
      “不要吵了,这个问题等你们上完大学了再告诉你们。”我边拍桌子边说道:“要不然弄清楚了,你去找你亲妈不念书咋办!”



      那些日子我特别努力,当时心想,要是把读书的劲用这么大,可能现在已在某个名牌大学了,可这世上那有后悔药呢?为了尽快融入这个社会,有时也说些违心的话,做些违心的事。
      感谢“陇上芳草地”,也感谢生活,虽然游戏了人生,但生活仍然没有抛弃我。

      学校早已开学,我在同伴们带领下,背上破旧的被褥,踏上打工之旅。听着亲人们无数遍的叮嘱,望着相送的背影,这一刻,这一幕,我的眼睛湿润了。

      “您俩什么时候意见能统一啊,我早就想吃了,要不爸爸,您先写着,我们吃。”边说边扮着鬼脸,数老三从小娇惯多。

      我喝了一口汤,准备要说好好念书的事,因为我们家的一切喜怒哀乐都表现在饭桌上。在这里争吵,在这里和解,在这里奖罚,在这里决策。

      二月末的气候,寒流依旧留恋不舍,飘洒着淅淅沥沥的小雨,带着几分凉意。万物一副沉沉欲睡的样子,人们沉浸在年味的回忆中。
      我停下笔到餐厅,呀!改善了伙食,看着让人嘴馋。餐桌跟前空无一人,一看表才十点半,于是大声吼:





      “娃子们,吃饭了!”






      “傻瓜,这还要问吗,哪有老大是抱来的。你看我这手长得和爸一模一样,将来是拿笔的手,你好好看看自己,就知道谁是抱来的。”老大抢着说。
      “亲生与抱养”这个话题是她们小时侯逗着玩的,现在她们仍半信半疑,就这个事,十来年从没离开过饭桌。伴随着一阵争吵,饭也吃完了。孩子们又一个个溜走了,剩下媳妇一人收拾饭桌,洗碗筷。



      上车一看,傻眼了。车里比车外更糟糕,拥挤得不能将整个脚掌落地。更要命的是随时会有列车员推着小货箱,从一米见宽的车道里来回走动。座位两边的人压缩,再压缩,重心在两脚之间不停置换。


      好不容易熬到下一站,有人下车了,抢了一个位子。这才有机会看窗外的美景,才有机会体验物理老师讲的参照物。窗外看到的一切好像在抚慰我沉重的心。我闭上眼睛,幻想今后的美好人生,想着想着进入了梦乡。
      蓦然回首, 张志和的诗:,我竭力反思自己,一路走来,伴随着惶恐,犹如带病生存,努力以善美的心态融入到社会中,走着一条属于自己的路。
      “写写写,这么多年也没见你写出个花样,还不是靠工地上抱砖吃饭,好不容易盼到星期天,叫娃娃放松一下,——不要听你爸的,米饭自己盛,吃完给你们上街买衣服。"
      论高中的英语水平,我可以说还没入门。以当时的成绩,不可能考上像样的学校。煎熬上一年多拿个惨不忍睹的成绩,再上个末流的大专出来, 网络伤感文章:,然后自己去找工作。

      可不,十年的学校生涯,就这么告别了,第一次去这么远的地方不伤心才怪。那时没有电话,只有书信往来。但路是自己选的,就得自己走。
      那是我第一次坐火车,当检票上车时才发现和电视里演的不一样,什么文明礼貌,尊老爱友都是假的。我幼小的身体在没有缝隙的人群中挤来挤去,气喘吁吁。我急中生智,抓住一位大叔的后衣襟,好不容易被带上了车。



      只见媳妇围着个围裙从厨房里端着电饭煲走出来,也不甘示弱地说:
      “才几点就吃饭?这不影响娃娃学习吗!”



      冬至过后,天气更冷了,飘起了入冬的第一场雪。土路变得冰倒雪滑,单薄的棉袄抵御不了刺骨的寒风。我厌倦了煤油炉做出的饭的味道,厌倦了这种欺骗自己,瞒哄家人不负责任的行为。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只见老二诡异地笑道:






      去外地可能是南方某个电子厂,在本地可能是定西淀粉厂。去这些单位上班,我念的书已经够多的了,学问足以给家里写信和寄钱。与其这样, 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不如及早去找活干。没有边际的学校生涯,不上也罢。
      我喜欢写作,虽然当年没有完成学业,但一直没有放弃酷爱的文学,它是我生活中的一部分。好在“陇上芳草地”给了我这个圆梦的平台。
      只听见几个房间里同时传出“耶”,孩子一个个从卧室里走出来。老三说:
      一场风波过后开饭了。正宗的四菜一汤,肉炒蘑菇,肉炒蒜苔,肉炒辣椒,肉炒粉条和西红柿鸡蛋汤。
      家里对我的批评和开导,一切无效,经过了多次的激战、冷战,最后以我执拗的胜利告别了求学生涯。
      不知睡了多久,伴随着一声鸣笛,火车到站了,我的流浪生涯就此开始。


      “饭还赌不上你们的嘴,没大没小!你盼我和你爸吵架呢?”媳妇一边说一边往孩子碗里夹菜。

      于是,一个不成熟的决定在脑海里萌生了。
      白驹过隙,一晃二十多年了!

      面对像夜色一样深不可测的未来,我恐惧,我后悔。不知道有没有信心坚持,一时感觉不到生命的归宿。我给自己打气,既然选择了,就不能退缩,因为已经没有退路了。
      老大又说: “就爸妈这司空见惯的事,多会真刀干过!”

      “滚!”我一本正经地说:“就你想吃,馋鬼。昨晚的面一口没吃,有本事今天你也别吃。”
      伴随着改革开放的节奏,时兴打工的潮流。眼瞅着同龄人外出归来,穿西装、打领带、抽香烟,兜里装着百元票子,这是多大诱惑啊!这更坚定了我弃学打工的信念。



      “胡说!谁不拿笔,我的手还是炒菜的手呢。——妈,您说对不对?”老二看着老三,问她妈。
      时间过得真快,又是一个星期天,我正在书房里修改一篇稿子。忽然厨房里传来声音:




      只见老三嬉皮笑脸地说:“先把这顿吃了再说。”说着吃开了。老二接着说:
      英语课上和老师发生了一个小小龃龉,当场逃课。之后就后悔了,这是对老师的大不敬。表面是负气离开,但我使终明白,课堂上这个小风波是不想上学的借口,所以成了将长久的困惑推向顶峰的起点。
      男儿有泪不轻弹,我刻意掩饰自己,尽快消失在他们的视线里。忽然觉得我是这么地想家,也想老师和同学。

      我正要说话,又被老三抢了话头:“那你俩的意思是一个像爸,一个像妈,这不说明我是后妈生的!可我的硬笔书法还获奖了,别忘了爸经常说的,妈两年不生,抱来大姐冲喜的吗?”



    • 相关诗词内容
    • 2010-2019 古诗词 版权所有 琼ICP备130963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