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热门诗词搜索:古诗 诗词 散文 情书 古诗词
    •  as  xxx
    • 麟儿报:可是每次数的都是错误的
    • 诗词发布时间:2019-09-05 13:12 | 诗词作者:诗词网 | 诗词来源: | 诗词浏览:1200 次
    • 饺子不仅仅是生活中的美味佳肴,更是汇聚亲情友情的纽带。有亲戚来家里做客,有朋友来访,我们都会不厌其烦地动手包饺子吃。其实无论是包饺子的人还是吃饺子的人,重视的并不是那一只只普通的饺子,而是在体验饺子里面包涵着的亲情,友情和爱情,以及大家一起走过的美好的精彩的幸福的甜蜜的岁月

      说起饺子,每一个中国人都不陌生,尤其是北方人。饺子的历史悠久,寓意深刻。早在两千年前,就有饺子了。在中国,农历新年时吃饺子,具有特别的意义,代表着吉祥和团圆。除夕夜,一家人吃过团圆饭之后, 写给老师的诗歌:,就齐聚一堂,一边看新年节目,一边包饺子,共享天伦之乐。饺子一般在半夜十一点到凌晨一点钟享用。因为这段时间是农历正月初一的开始, 秋夜寄丘员外:,与家人一起吃饺子,共同迎接新年的到来,很有意义。饺子的形状像元宝,在农历新年吃饺子有“招财进宝”的意思。此外,人们为了讨个吉利,就把代表吉祥的东西包在饺子馅里。
      我开始记事的时候大约是六岁左右吧,两个姑姑也出嫁了,春节期间包饺子的时候,父亲母亲和叔叔们各自分工忙得不亦乐乎,我就数摆放在簸箕里面的饺子,可是每次数的都是错误的,总是比实际的数量要少几个,直到所有的饺子都包完了,我再次认真地数一遍,方能数清楚当晚究竟包了多少个饺子。后来我终于明白为什么之前一直数不对,那是因为我低着头认真地在前面数, 草原的诗句:,叔叔们悄悄地在后面加,你说这样我么可能数的准确呢?现在回忆起过去的日子,感觉真的好快乐。只是那样的画面永远不会再出现了,因为那个画面中的人,有几个再也回不来了……
      我和我的家人都爱吃饺子。
      当我离开故乡和亲人来到黄州后,我不但会包这里的人常包的饺子,我还学会了包包面,包春卷。但是,我还是最喜欢包父母教给我的元宝饺子。尤其是父母来到黄州居住后,我包饺子的频率更高了。只要有时间,或者是逢年过节,我就会去菜场买回包饺子的食材,包上一大托盘饺子,请父母和孩子们过来一起吃。或者直接把食材拎到父母家去,跟他们一起包,而我的侄儿侄女和女儿,早就成为我得力的帮手了,那个过程幸福感绝对是满满的。
      在我的空间和微信朋友圈里,晒的最多的莫过于我和我的家人包的饺子了。而这些频繁出镜的饺子,也给我赚来很多朋友们的称赞。

      说到这里我不禁想起母亲曾经多次跟我说起的一件有关于父亲和面包饺子的趣事。那是三十多年前的事情了。那时候我才两岁多,弟弟才几个月大,因为父亲兄弟姐妹有八个,姑母最大,已出嫁在前,父亲老二,下面还有六个弟弟妹妹呢,所以爷爷奶奶就把我们一家四口分出来成立了一个小家庭。那年(公历一九八零年)的春节,是我们一家四口过的第一个春节!除夕之夜,吃完团年饭,母亲安顿好我和弟弟,就跟父亲忙活着包饺子。母亲负责剁馅儿,父亲和面。当母亲把香喷喷的荠菜鸡蛋馅儿办好后,父亲的面也和好了。是当母亲看到那只大乌盆里面那一大团白白胖胖的面团时,瞬间傻眼了……问父亲这是和了多少面粉啊?父亲很自豪地说把房间那个袋子里面的面粉全和了,并且还没有忘记留下一小碗等会儿沾面砣儿。母亲那个郁闷啊,她说那可是十斤面粉啊,是我们准备初一到十五期间包饺子自己吃和招待来拜年的客人的,你这一下子和了,别说后面再买不到面粉了(那时候购物可不像现在这么方便,计划经济时代啊。),今天也包不了这么多呀?因为哪有那么多的馅儿呢?即使有馅儿,包出来也没地方搁呀?母亲又好气又好笑地数落我的父亲,而我的父亲却说他在部队里面每次和面比这个多的多了。母亲说你部队里有多少兵?咱们家包括要来的亲戚又有多少人呢?父亲这才恍然大悟!后来聪明的母亲想出来一个好主意,和左邻右舍的乡亲们商量好,把那天晚上和好的面团分给他们家包饺子,然后后面的几天大家轮流给我家送面团儿。乡里人本来就纯朴,父亲和母亲人缘又好,于是这个原本麻烦的事情就这么简单地给摆平了。而我们这个小家庭的第一个春节,让我的父母和邻居们终生难忘啊!后来每次包饺子的时候,母亲总是先把要和的面粉备好再让父亲和面,而我们每次吃饺子的时候就忍不住哑然失笑……
      当我上小学一年级的时候,春节再包饺子的时候,我不再数数了,我已经学会包了。我包饺子的手艺是父亲和母亲手把手教会的。因为有份特殊的情结在里面,我学的认真也学的快,再往后生活水平提高了,包饺子也不一定非要等到春节的时候,平时若是有闲的时候一家人也会高高兴兴地包餐饺子吃。只是直到今天,我的弟弟还不会包饺子,但是他是相当会吃饺子的呢。那么这些年来我们在忙活着包饺子的时候,他在干什么呢?我想起来了,他在火盆边用火钳烤饺子吃呢。

      好吃不如饺子。

      而我呢,从小就跟饺子结下了不解之缘。我的母亲是河南人,我的父亲正值青春年少时在内蒙古赤峰当了六年义务兵。他说在部队的时候每逢节日就和战友们一起和面包饺子吃。所以父亲在那六年中练就了包饺子的手艺, 白玉兰野事:,而他最拿手的一道工艺是和面。父亲说软面饺子硬面汤,饺子皮柔软适度才好吃。所以打我记事起,每逢过年家里包饺子,父亲就是主打手,妈妈备馅儿,叔叔和姑姑们负责包。






      愿时光不老,愿岁月静好,愿生活幸福,愿饺子常包。 我包的不是饺子,是亲情,友情和爱情!

    • 相关诗词内容
    • 2010-2019 古诗词 版权所有 琼ICP备130963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