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热门诗词搜索:古诗 诗词 散文 情书 古诗词
    •  as  xxx
    • 杜牧的诗有哪些:小八哥的情缘
    • 诗词发布时间:2019-07-23 17:55 | 诗词作者:诗词网 | 诗词来源: | 诗词浏览:1200 次
    •    我问服务员这是什么鸟?服务员左右端详看了一会说:”不认识,鸟太小了,你去问市场卖鸟的行家。”
         我快步到山下药店,购买了云南白药,找到两块固定骨折受伤处的竹片,回到宾馆。
         突然,我听见树枝发出一阵撞击声。转身一看,小八哥用它那清脆的乳声,发出一声“妈”的声音,向我扇动着翅膀飞扑过来。它用小爪子紧紧抓住我的肩。它张着嘴,叽叽地叫着。这叫声是那么焦急,像抽噎哭泣,像啕哭埋怨:“你为何不要我?离我而去?”
         我边走边思忖着,如何救治它。这时,我大脑里闪现出人骨折后的治疗方案:“扶正、敷药,上夹板固定。”
         老板边说,边走进屋内,拿出两个小木桶揭开盖子,果然,两个桶里虫子大小不一样。
         我用棉花球沾了点酒精,用柔和的声调对它说道:”小乖乖,忍住痛,我给你消毒疗伤。”

      去年国庆长假,我选择攀登风景秀丽的峨眉山。
         幼鸟眼巴巴地看着我,眼睛还向树上瞄。我也抬起了头看,只见树梢上,有两只较大的鸟,正在同大老鹰进行拼死搏斗,翅膀扇打在树枝上哗哗着响。
         于是,我用手一边抚摸着它的头,一边对它说,不要哭泣,我来保护你。
         “八哥成鸟喂幼鸟,一般喂竹虫子。这种虫子肉滑嫩,有蛋白物质,幼鸟吃了成长快,发育好。”老板向我介绍着。
         “不要急嘛,幼鸟只能吃小一号竹虫子,这种型号的竹虫,适合几天出壳的幼鸟,”
         为了让幼鸟在下山途中,不受到第二次伤害,我从衣袋里掏出大手帕,轻轻地把它包裹起来, 没得选择:,右手托起,快速下山。
         “竹虫还有型号?”我好奇地问。
         峨眉山,风景如画。山高林茂、奇峰耸立。遥远眺望,树木丛叠,山路陡峭,石板梯仿佛一条长蛇,盘缠弯曲,直冲云霄。
         “老板,这种幼鸟吃什么食物?”我又问道。
         花鸟市场,非常热闹。这是一条200米长的街,中间一条路。卖花门市摆放着各种花木造型。这些花卉,花姿俊美,花色迷人。有的花繁叶茂,奇形异状。
         ”斤?“
         此时,我买了二两小一号竹虫子,急匆匆地赶回了宾馆。我把幼鸟抱出纸盒,放在桌子上。然后,铺上一张白纸,把鲜活的竹虫放在它的面前,刚才还萎靡不振的幼鸟,眼睛一亮,一下来了精神,小嘴张开,发出吱吱的叫声。由于它太小,还不能啄着吃。我用竹片当筷子,夹起一个虫子,放入幼鸟的嘴里。只看见它张着大嘴,一口滑溜溜地呑下虫子。看着它的吃相,我心里乐滋滋的,我暗下决心,我要救活它。
         老板不仅卖鸟,也是一个爱鸟之人。他接过手机,端详着照片,仔细看了一会说:“这是八哥幼鸟,出壳10天左右,还有胎毛“
         “你这里有这种虫子卖吗?”
         突然,我听见一串落地的鸟叫声,翅膀扑扑地落在我的脚前。我凝神一看,只见一只羽毛还没长全的幼鸟,从高高的树上摔了下来。
         “当然有哟。”
         看着它的美丽身姿,我抑制不住内心的喜悦。
         这一幕,幼鸟仿佛也看到了它父母惨遭杀害的血腥场景。它不停地尖叫着,仿佛大声地痛哭着父母悲惨的遭遇。
         小八哥用爪子,紧紧抓住我的手,仿佛怕我抛弃它。它已经把我当成了鸟母亲,深深地依恋我。此时,我无话可说,一切随缘吧。

         这种方法还很灵,幼鸟的叫声慢慢轻了下来。我打开云南白药,把药粉涂抹在它伤口上,又用小竹节在它骨折处扶正绑扎。这时,它安详地看着我,时而轻轻地叫一声,但它始终如一伏在桌子上。
         这时,掉在我脚前的幼鸟,惊慌失措,发出一阵痛苦的尖叫声。它扑伏在地上,两眼惊恐地凝视着我,眼眶里充盈着泪水,仿佛哀求着解救它。
         ”好样的,真勇敢”我赞叹着说。
         幼鸟仿佛听懂了我的话,它抬起头,正视了我一眼,然后又低头缩颈,两眼眯缝,蓬松着羽毛,情绪低落,在我手中颤抖着。
         街的左边就是鸟市。门市上挂着大小形状的鸟笼。笼里有很多五颜六色的观赏小鸟。有的咕咕叫,有的喔喔叫。就像来到演出厅,聆听百鸟啼鸣的交响音乐。
         此时,我身上一阵颤抖,大自然弱肉强食的法则,又一次在我眼前上演。
         我感觉左手有点沾湿,一看有浸渍的血迹。便检查它的双翅,幼鸟痛切地尖叫起来,这才发现,它的右翅从十几米高的树窝上摔下来时,已经粉碎性骨折。看到这一切,我也没有心思爬山了,心里只有一个愿望,我要救它。
         此时,我被这一幕惊呆了。爱怜欣喜,百感交集。我伸出右手,把它抱了下来,对它说:“小八哥, 重温入党宣誓:,我这是让你回归自然,去过自由生活啊。”
         这几天,公司又催我回去上班,我看着小八哥,决定放它回归大自然。于是在我离开峨眉山时,把小八哥放在半山腰的一根松树枝上。它高兴的扇动着双翅,嘴里发出吱吱叽叽的叫声,天真的象个孩子。我看它悠然自得,其乐融融,悄悄地退出松树林,回到登山的石梯旁,准备悄悄离去。
         “100元一斤。那幼鸟一天吃二两就够了。”
         攀登善觉寺,山路陡峭崎岖,石梯一级级地延伸,仿佛铺向云霄。我鼓足勇气,迈着长期松驰的脚步,艰难地攀登着,气喘吁吁,虚汙直冒。
         这时,门市走出来一位50出头的中年男人,他微笑地问我:“来买鸟吗?”
         他边说把手机递还给我。便问,这个照片里的幼鸟是怎么会事?我简单地向他介绍了幼鸟脱险过程。
         “我会尽力救,”我口气坚决。
         为了救治这只幼鸟八哥,我向公司申请了一个月的假期。通过精心调理,1个月后,幼鸟的翅膀痊愈了。
         这时, 公孙胜的绰号:,老板对我说:“这鸟存活率低,又有伤,你可能救不活它。”
         我查了一下地图,听当地人说,峨眉山有个善觉寺,主持是个尼姑,香火很旺,佛也很灵,于是我决定去拜访这个寺庙。
         “我买一斤。”我急促地说道。
         当棉花球接触它伤口时,它大声地惨叫起来,我知道它一定很痛,嘴里一边念道:“乖乖,坚持住。”
         看见它的可怜状,我心里一热,弯下身去,用手把它抱扶起来。它尖黄的小嘴,微微张着,身子惊恐发抖。
         “鸟类大小,吃的虫子不一样。”
         这时,我迅速打开房门,把幼鸟放在桌上,轻手解开手帕,幼鸟睜着眼睛看着我,它没有刚才那样惊恐了。我快速地从挎包里拿出药来,对它进行疗伤。
         做好这一切,我看着它发愁起来。这是什么幼鸟?是什么品种?吃什么食物?这一连串的问题摆在我面前。这时,我来了灵感,拿出手机对它上下、左右拍了十几张照,拿到鸟市场,找行家一看,不就知道了吗?
         宾馆服务员好奇地问:”你手上抱着什么东西?”她上前一看,”哇!是只幼鸟。”
         幼鸟吃了竹虫后,不时地伸长脖子,用它那油亮亮的眼睛看着我。嘴里发出叽叽地叫声,仿佛像小孩依赖母亲一样的感觉。我用手轻轻地抚摸着它的头,用柔和的声调哄它入睡。幼鸟听着我哼的旋律,眼睛微微闭上,仿佛进入梦香。
         突然,树梢上发出两三声痛楚的尖叫声,只见大老鹰,用它那锋利的爪子,抓住两只鸟的身躯,扇动着翅膀,从几十米高的大树上一跃而起,向山下滑翔飞去。这时,天空中散落着一团团鸟的羽毛,战斗结束了,小鸟全家被害,唯有我手上这只存活。
         它长出了色泽鲜艳的羽毛。它长的太漂亮了。它身上的羽毛非常鲜明,头上长出了几根白色的羽毛,像乳白的头巾一样,光彩照人。它背上的羽毛油黑黑的,像整洁的晚礼服。它腹部也长出了一堆灰黄的羽毛,像坤士衬衫。它一对俊俏的眼睛,像两颗透亮的黑宝石,非常美丽。我知道,八哥成年鸟,羽毛全是黑色,但我喂的这只幼鸟却长出了白色、黄色、黑色配搭的羽毛,一定是吃竹虫有关。
         我打了一辆的士,快速奔向鸟市。
         我抬头一望,树尖上有一个鸟窝,上面有一只老鹰正在侵袭这个窝,一团团羽毛往下掉,阵阵凄厉的尖叫声,像绝世哭诉。刚才掉下来的这只幼鸟,正是它拼死突围出来的。
         我拿出手机,找出幼鸟照片, 我的幸福故事:,急促地问:“老板,你看这是什么鸟?”
    • 相关诗词内容
    • 2010-2019 古诗词 版权所有 琼ICP备13096358号